您现在正在浏览: 达拉斯 - 留学网 > 领导关怀 > » 正文
 

仅8%预算用于教育卫生和重建 伊拉克总理同意辞

发布时间: 2019-11-02 07:03   作者:木木   来源:  浏览次数:  

  原标题:伊拉克总理同意辞职:民不聊生、党派利益、美伊斗法下的无奈之举

2019年9月24日,美国纽约,第7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019年9月24日,美国纽约,第74届联合国大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会晤伊拉克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面对持续一个月的大规模抗议游行,伊拉克总统萨利赫31日宣布,总理阿卜杜勒-迈赫迪已经同意,只要议会主要党团确定继任人选他就将提交辞呈。

  但抗议者表示,仅阿卜杜勒-迈赫迪下台还不够,伊拉克政府必须进行“系统性调整”。与临近的黎巴嫩大规模示威类似,伊拉克从10月初开始的游行已由最初的不满失业问题和基建缺失,逐步演变成对政府和政治精英的抗议。

  连年战争给伊拉克造成的破坏以及重建不力激起了民众的不满,而美国与伊朗在伊拉克的势力角逐也让近期的抗议活动更为错综复杂。

  面对两国势力和国内党团争斗,作为独立政治人士上位的阿卜杜勒-迈赫迪在乱局前显得更为力不从心。

2019年10月28日,伊拉克巴格达,当地反政府示威活动持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2019年10月28日,伊拉克巴格达,当地反政府示威活动持续。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国内困境

  据路透社10月31日报道,总统萨利赫在当天的电视讲话中表示,阿卜杜勒-迈赫迪已经同意提交辞呈、辞去总理一职,“如果各派就可接受的替代人选达成一致”。

  阿卜杜勒-迈赫迪此前拒绝了提前大选的要求。萨利赫指出,只有在通过新选举法案后才可能提前大选。他预计,新选举法草案将于下周提交至议会。

  伊拉克去年举行国民议会选举后,什叶派宗教领袖、反美也不亲伊朗的萨德尔所领导的“行走者联盟”成为新一届议会的最大党团,但所占席位未过半数。什叶派军事强人、与伊朗关系密切的阿米里所领导的法塔赫联盟成为议会第二大党团。

  各党派经过数月协商后,作为折中选项,最终推选什叶派独立政治人士、前副总统阿卜杜勒-迈赫迪出任总理一职。

  虽然阿卜杜勒-迈赫迪担任总理时改善了政府与库尔德人的关系、提高了逊尼派的参政度,但萨达姆时期遭遇的国际制裁、接连经历美军入侵、内战和“伊斯兰国”(ISIS)的伊拉克依然面临基础设施缺失、工作机会稀缺、失业等各类困境。

  伊拉克目前有3000多万人口,预计10年内达到5000万。据世界银行统计,现有的伊拉克人中有60%为年龄在24岁以下的年轻人,每年需要70万个工作岗位。

  石油是伊拉克经济的支柱性来源,占政府收入的近90%,但政府预算中近一半都被用于支付公务人员。

  伊拉克政府今年1月公布了总额达1180亿美元的预算,比去年上升45%。但其中有超过520亿美元将被用于支付政府雇员的薪水、退休金和社保,比去年上涨15%。伊拉克总理前经济顾问萨利哈(Mudher Salih)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曾吐槽,伊拉克一名公务人员每天的生产率仅相当于15分钟。

  除支付公务人员外, 政府对安保部门的投入占预算的19%,石油部占14%,而教育、重建和卫生部门一共仅占8%。

  这份预算也被视为阿卜杜勒-迈赫迪缺少话语权的证明。面对各党派的利益争斗,作为独立政治人士上位的阿卜杜勒-迈赫迪缺乏强大的政治支持,无力推行大规模改革。甚至在选举结束8个月之后,政府内阁依然有人员缺失。

  IMF今年7月发布的报告指出,打击ISIS战争给伊拉克的基础设施和财产带来的损失超过460亿美元。但与此同时,“治理不善和腐败也被广泛视为问题之一”。

  不满失业、缺水断电、基础服务匮乏、政府腐败,从10月1日起,伊拉克多地的年轻人走上街头举行抗议示威;到现在,本轮抗议已经成为2003年萨达姆被推翻后,伊拉克出现的最大规模抗议游行。抗议者与安保人员的冲突已导致250人丧生,数千人受伤。

红线为伊拉克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图片来源:IMF红线为伊拉克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图片来源:IMF

  美伊斗法

  除了常年战乱遗留的经济问题,伊拉克还面临着两大势力——美国和伊朗的角逐。伊拉克境内既设有美军基地也有得到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美国和伊朗长年来都对伊拉克的政府组建、经济、安保等各领域施加影响力。

  相比美国,伊朗对伊拉克的影响更为广泛。

  早在萨达姆时期,受到迫害的什叶派人士纷纷逃往伊朗;此后,伊朗与伊拉克几乎所有什叶派政党、机构、武装都建立了紧密关系。在打击ISIS的战争中,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多次现身伊拉克,为伊拉克政府军提供支持。甚至连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的主要政党之一库尔德斯坦爱国联盟也与伊朗关系密切。

  在能源上,伊拉克严重依赖伊朗的天然气和电力运输;以至于美国在重启对伊朗制裁时,依然为伊拉克进口伊朗天然气提供了阶段性豁免。今年早些时候,伊朗官员透露,伊拉克至少欠伊朗10亿美元的天然气账单未支付。

  伊拉克战争中抗击美军、但不亲伊朗的萨德尔在去年的选举中成为黑马时,外界一度认为他的上位标志着伊朗影响力的削弱。在表明不亲伊朗的同时,萨德尔曾于2017年前往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并与沙特王储本·萨勒曼会面。

  但今年9月阿舒拉节期间,萨德尔却意外现身德黑兰,与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会面。事后,伊朗还放出了萨德尔坐在哈梅内伊身旁的照片。

  上个月,伊朗一位知名反政府人士在伊拉克机场被捕,随后立刻遣返回伊朗的事件引发了海湾国家的关注。

  中东媒体Al-Monitor新闻网称,该人士是由伊拉克的亲伊朗民兵武装逮捕,直接在巴格达机场交给伊朗当局。伊拉克国家安全委员会则为行动提供了支持。报道认为,这起事件说明伊朗对伊拉克的影响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还深入到了伊拉克政府的安全机构中。

  今年以来的美国伊朗关系恶化、伊朗继续发挥对伊拉克的影响力、美国计划在减少中东驻兵之时通过其他手段遏制伊朗,让此次伊拉克的大规模反政府游行背后的原因变得更为复杂。

  游行抗议中,部分示威者直接打出了反伊朗的标语。伊朗官方媒体指责美国、沙特和以色列煽动示威者,企图破坏伊朗与伊拉克的关系。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Twitter账号则发文指责“敌人”试图挑拨两伊关系,但“伊朗与伊拉克的心和灵魂都连接在一起,这种纽带只会越来越强”。

  近期,黎巴嫩也出现了因经济恶化引发的大规模示威游行,游行最终演变为对政治精英阶层的抗议。本周二,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宣布辞职;一天后,哈梅内伊在讲话中指责美国等国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煽动暴力抗议,呼吁两国民众保持冷静。

  为了分化反政府运动,得到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已经要求支持者不要参与街头抗议,警告抗议活动受到了外国势力煽动。

  在伊拉克,据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消息,为防止阿卜杜勒-迈赫迪被推翻,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周三在巴格达与伊拉克议会第二大党团领袖阿米里举行秘密会谈,要求阿米里继续支持阿卜杜勒-迈赫迪。

  萨德尔此前呼吁阿米里与其联手将阿卜杜勒-迈赫迪赶下台,以平息民众的怒火;周二晚,阿米里发表声明同意与萨德尔合作。但知情人士称,在周三与苏莱曼尼的会谈后,阿米里已经改变立场,向萨德尔表明,阿卜杜勒-迈赫迪下台将威胁伊拉克的稳定。

  而最终阿卜杜勒-迈赫迪是否会辞去伊拉克总理一职,早已不在他本人的掌控中。

点击进入专题: 伊拉克爆发大规模示威
 
Copyright © 2014-2015 360dalasi.comAll Rights Reserved.